正信佛教网  注册 | 登录 | 佛教词典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请佛到桌面 欢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烧香图解 我要烧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忏悔 我要禄位 抄经本 印刷经书 结缘经书 放生 护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网-居士文章-

佛法治愈肾炎的经典案例

佛法治愈肾炎的经典案例

(此文转自 湖心亭看雪客师兄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5473f0102dt2r.html)

佛力加持 肾炎治好

  很早以前我就信佛了,大约是92年吧。不过几年来都是半信不信的。我从庙里请了很多书来看,但是并不读经。要我一个大学生相信什么,可是很难的,(毕竟)经过多年的唯物主义的教育。我最多是在心里烦闷时去庙里呆着,寻找一种内心的平静。身边也有几本佛教方面的书,但是我并没有认真的读经或是咒。可是,一场病改变了我。我开始认真的学佛和信佛了。事情是这样的:

  大学毕业后我工作了几年。三年以前,我考上了研究生。去了北方读书。2004年底,慢慢地,我觉得每天都很累。但是找不到原因。最后实在是无法学习,每看五分钟的书我就受不了,需要趴在桌子上休息。

  2005年初偶然一次因为肚子疼,我去了医院。医生让我查尿。发现在尿中有隐血3个加号,但是没有蛋白。学校的医务室告诉我是肾病,但是处理不了,让我到大医院去。我到大医院去,医生都建议我住院做肾穿刺来查清病情,然后来根据病情再用药。我害怕极了:独自在千里之外的北方做手术,穿刺,就是要在背后打一个小洞,从肾里取一块组织出来。想想都快吓死了。于是我决定回到家乡去做这手术。

  临回家前,我环顾了一下我住的小窝,想:我带什么回去呢?这个时候,可真是觉得带什么都安慰不了我此时的心情了。看到床头的2本佛教的小册子,包括心经、大悲咒、白衣大士神咒,另外我就带上了MP3。

  2005年4月,我回到家乡,住进省最好的医院。我所在的病房共4个床位。1床的是82年的在读的女大学生。2床是个老太婆,肾炎到了晚期了,总要做透析。3床的和2床一样。4床就是我了。大家都全天躺在床上:肾炎严重时,要多休息。而且这个不用医生告诉我们要躺着,我们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容我们多起来走动。我发现我们病房一片悲惨的情绪:对于肾病大家都知道一些知识了。我们大家每天都了解一些关于肾病的知识。自己拿着书来看。可是了解的越多,就越明白这病目前没有什么特效的药,一旦得了病,就是不可逆转的了。最多只能保护着让病不发展那么快。我们大家都很悲观。因为都明白肾病目前没有什么药好治。我和1床的都是刚发现得病,要做穿刺来查清楚病情。2和3床的要做透析,她们要面对死亡的威胁,因为她们的肾90%不工作了,全靠着透析来维持。

  在病床上,我和1床的都等着一周后做肾穿刺。因为手术前要经过一周的消炎啊,查种种指数什么的。这中间,我们就打针消炎。等待。

  没事时,我就拿出我的佛教的小册子来读。却无意中发现从2床念佛机传来了“阿弥陀佛”的音乐。我问了问。原来做手术的是个老太婆。来照顾她的是女儿和女婿。慢慢地聊天中,我发现,念佛机是女婿的。老太婆本人并不信佛,也不读经。

  我每天没事就捧着我的小本子读。因为我看到神咒上说,读了12000次,把那些圈圈填满,就能满一个愿。我读得很认真。

  看到我一直在读,老太婆的女婿很好奇,问清我是读佛教书后,女婿小声地告诉我说,你的病不严重。根本就不用象现在这样住院。我听了,有点不相信。我甚至觉得他是不是不太对劲。(当时甚至觉得他是不是不正常,现在想想觉得我自己是没有相信的缘故。)我没有说话。也没有问他为什么,我还有点害怕和他这样的“不正常”的人接下来对话。只是默默地还是读我的经。

  慢慢地聊天多了,我才知道,女婿的舅舅是个和尚,现在是在五台山修行。他舅舅的师傅则已是肉身不坏了。我听了佩服极了。看到了他们的照片了。因为女婿信佛,女儿四年前也信佛了。包包里随身带着观音的像。那二床的女儿教我读了一个咒,告诉我说,是专门治肾病的。一天要读108次。是她舅舅问了高僧,人家专门说的治肾病的。于是我抄下来记在本子上,还问到了她的舅舅在五台山的电话。

  做肾穿刺那天到了。我很害怕。因为先要在背上打麻药。局部麻醉,然后用一个大针,插进肾中,取出一部分肾组织出来,用于化验病情。

  于是一进手术室,我就一直默默地念着观音菩萨。几分钟后,教授告诉我,说由于我配合,手术很顺利。出手术室时,我是被放在车上推出来的,我出来时听他们说我的手术很顺利,只花了10分钟。而我后面的一个女人,花了几十分钟。她从手术室出来时,讲给我们听,说她做手术时,听到医生说:这一次不行。穿刺取的太少。于是又是一针扎下去。用一个长长的针管来取肾组织。被穿了三次,取了三次组织。真是可怕哟。而我是一次就成功了。

  做完肾穿刺。我好象被偷走了气。人感觉很虚。我睡了过去。一会儿醒了,麻药的劲过了,我开始疼。全身疼。我这才明白人的能量与心思的关系。想东西时,也疼,当我一笑时,我就全身疼,而且累。手术后6个小时不能动。一动也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说话也会牵动到我的肚子部分的肌肉,也会疼的要命。所以我用一个手指头来告诉我的家人,我现在需要什么东西。于是家人就给我喂饭,我侧着头吃。水,就用管子喝。因为肾上有个扎了的小洞,正用纱布堵着呢,要是乱动,那边就要出血并且要出问题了。我实在难受得要命,又不能动,又疼,而且还要6个小时啊。我想起来黄继光。被火烧却不能动的情景。睡又睡不着了。因为平时睡,都是翻来翻去的,这一下不能动了,我就更想动。不动就睡不着了。没办法中,我拿出了MP3听。这一下总算是睡着了。醒来问了那个女婿,才明白我放的就是药师咒。正巧啊。我不由得感叹。佛在保佑我。接下来几天,我就常常听着这咒睡。醒来,就读经。一疼,我也读经。在床上躺了一周。很快,我的伤口就恢复了。

  一周后,我的手术结果出来了。结果是肾小球肾炎。是二期。我问医生怎么治。他说:“这病没办法。尿血从国内到国外都没有好的办法。现在只有吃虫草和潘生丁。长年吃。吃一辈子都可以。但是对于查尿时的检查结果没有什么改变:意思就是治不好,还会继续的尿血。如果你长期卧床,那么查尿时血的加号就会少,可是人不能一生都在床上啊。日本的研究是人尿血30年还活着。只是生活质量没那么高。”

  听完我明白了,这病是没办法治好的。想起我前些时,我问他,那可不可以正常的工作。他说可以。还说:我们这肾内科的副主任都是尿血的,还不是工作。我一听,心里更凉了:肾内科的主任都尿血。那我还怎么办啊?!

  一床的那个女大学生,结果也出来了,她是另一种肾炎,由于她尿中有蛋白,所以吃的药和我不同,她还要吃一种激素的药,来让蛋白消除。她很难过,因为听说一吃激素人就会胖。而且她家是安徽。她妈妈来照顾她一周后,就一直吵着要回家。而她还要在这里上学,也不能回家。

  另外二个老太婆,每天都很痛苦。因为透析是非常大的折磨。要把人的血全部的换出来,用一个机器来把血里的毒排出来。这是因为肾坏了,所以不排毒了。如果不透析,那毒就能致人于死。她们每次做一次透析,都要交很多的钱,而且回来后,就像快半死了一样。

  而且由于每天要透析,手上动脉上的针管就不拔下来了,第二次好继续做透析。可是不拔,就容易感染。而且透析过过程中,由于消毒各方面的原因,也容易感染。很快的,二床的就开始发烧了。这可不是好事。因为得了肾病的人,很多的药都不能吃。药多是伤肾的。

  老太婆很灰心,一直想死。她也不信佛,也不读那个五台山的咒。我想,光是她女儿和女婿读,她只能得到7分之1,这恐怕不好。因为她的病太严重了。医生说,她的矶酐比正常人高几千。而正常人好象只有几百。这意味着她的肾完全不工作了。因为正常人排的是黄色的尿,而她的是白的---这就是说,她的肾完全不排毒。可是她还不知道念佛,我觉得真是太可惜了。我也感觉她会出问题。事实果然是如此。

  接下来的事是这样的。

  她每周要做几次透析,每次要做半天。这是根据她的病的严重程度来决定的。一天透析回来,老太婆一直按着手。因为透析是从手上的动脉把血换出去,所以做完后,把手上的针管处要按一个小时以上。

  可是半个小时过了,她看到没有什么事,就放松了一点点。没按得那么紧。这一下完了,她手上的血流开始如注,再怎么也按不住了,我们拼命的帮她叫护士过来。护士也吓坏了,重新处理了,让她一定要按足够时间。

  当时我和一床的看了喷流而出,流得到处都是的血,吓得半死:我们真怕以后我们也变成那样啊。但是关于肾病的书上都说,只要一得了肾病,就是不可逆转,会一直发展,只是快慢的问题了。而且有肾病的人,不能劳累。要休息。不然就会恶化。

  治上一辈子?不行就得透析,换肾?我们哪儿去找那么多的钱啊?我们快悲观死了。

  接下来讲老太婆吧。就是这次透析后,她开始发烧了。发烧的头一天晚上,她女婿照样盘着腿坐在床上用念珠念佛。可是突然之间念珠断开了。散了一地的珠子。我想,可能不好了。果然,第二天,老太婆透析回来后就开始发烧了。而且无法止住的烧。吃了药会好二个小时。第二天又不行了。如此几天都是。当时正是五一期间,医生只是说观察。接下来,她出院回家了。因为她想回家了。医生也不能勉强她住。接下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我的病确诊后,可以出院了。从医院出来后,我就开始读那个他教我的咒。怕读不准,我还打电话给老和尚。打之前,我犹豫了很长时间,因为我想他们老修行的人一定天天要打坐,会不会打乱他的生活呢?不过,我还是打了。他告诉我说,肾病是邪淫的果报。我相信。并且他把那个教我的咒又读了几次。然后,我按他教我的一个咒开始念了。他告诉我说,天天早晚念108次。

  其实,我是一天读很多次。因为我的身体实在太差,走上10分钟,就要歇上半天,根本别提走快或是运动了。我常常在躺在床上,一天只下来活动一个小时。因为一下来就累啊。

  由于躺着没事做,我基本就是全天的读经。要不就是在网上看相关佛教的文章,或是***些慧律等师傅的讲座来听。

  一个月过去了,我去医院复查。我的尿中,血由3个加号变成了2个加号。我有点高兴,但是也并不以为意。我想,有时他们说不定是弄错了。

  我继续读我的咒,经,加上吃素。因为学的佛法越多,我就越明白了我应该吃素。这是我第一次吃素。我发誓,一定要吃素,来帮助我的身体早点好。因为我从网上看到了,要想身体好,就得4件事一起做:1.吃素2.念佛。3放生 4.忏悔

  吃素的过程中,我的口腔开始溃疡,并出些小水泡。我又给老和尚打了电话,他说,没关系。这是身体在排毒。于是我就更加坚定的吃素。中间看到了我最喜欢吃的火腿,也忍住了。因为每当我想吃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的肾穿刺的手术:我想动物被杀时,也是会很疼。正如我面对手术时。

  在身体慢慢好起来的时候,我开始出去放生。请朋友帮忙,我买了几条鱼,用水桶装上,到江边放了。放前,按放生仪轨读了。我坚持一月放一次。有时间就多放点。

  又一个月过去了,我去医院查,尿中血的加号变成了一个。我开始惊喜于佛的威力。这一次我明白了,我的病是在好转。我更加坚持读经。

  慢慢地,我的尿检查变成正常了。这是距离我的手术约有4个月时间。我心里很感激佛的力量。同时我也养成了放生的习惯。我不再吃鱼。因为我每次放的都是鱼。我的生活空余时间就是由学佛组成。我不太关心外面的电影之类的享乐了。我追求的是心灵的提升和身体的健康。

  我依然每个月去检查。这中间,我换了生活的城市。但是放生和检查是必须的。因为医生说过,肾病一定要坚持检查。防止恶化。每次尿都是正常。

  以前的病友——

  以前和我一起住院的病友和我常常打来电话互相沟通病情,交换治疗方法。我告诉她们我的咒,但是她们也不信。她们的病情在时好时坏。

  半年过去了,她们还在家休息。而我已开始繁忙的工作了。当上周她们再打来电话时,说她们还在家休息,这时才不得不相信了我的咒,并抄下来了也打算读。

  我的妈妈——

  春节前,我妈妈出现了我同样的症状:尿中血有三个加号。这是肾出现问题的标志。我赶紧告诉她读咒,同时要吃素。她根本不信我的。只是去医院开药。

  几个月过去了,她变得悲观:药每个月要1000多元。而且还不见好。这个时候,我再次把我的治疗过程告诉她,并且说:读一读,也不会害你。你只要每天花一点点时间就行了。

  这一次,她抱着试试的看法开始读。很快,她的尿中也查不到血了。她告诉我说,肾也感觉不到不舒服了。我提醒她说:你不要大肉大鱼的吃。不然对肾有负担。(我不好告诉她关于佛教的吃素,但是我只能从医学的角度去说。)她说:“你说的太对了。去年我得这个病,就是因为年底了,单位总在外面吃。我想不吃白不吃。就吃了很多的肉。”

  我的好友的姐姐——

  一年多没有和家乡的好友联系,一问之下,才知道她姐姐也得了肾病,不过她的和我的有点不同,我是尿血,她的是有蛋白。治了2年,花了好多钱不见好,老公要和她离婚。因为肾病最好是不要有性生活的。这时有人告诉她读大明咒,她也好转很多。

  如果各位佛友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所说的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有医院的全部检查记录。如此类的感应,我还有一些。以后再写吧。

  这个咒的音是这样的:西单多,波单拿,南无观世音菩萨!

佛教专题
心经 观音 地藏 普贤 文殊 随缘 回向 法语 仪轨 佛教 念佛 感应 轮回 法师 因果 福报 药师佛 大悲咒 阿弥陀佛 释迦牟尼
施食 法会 财富 供养 姻缘 业障 因缘 楞严 往生 问答 生命 传统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门品 地藏经 西方三圣 极乐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症 菜谱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临终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准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训
财神 开光 智慧 附体 生气 子女 手淫 积德 婚姻 忏悔 拜忏 情爱 人生 堕胎 感情 戒除 金刚经 往生咒 准提菩萨 阿弥陀经
杀生 消除 文化 学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无量 经书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杀 报应 生活 中阴 地藏七 弥勒佛 无量寿经 学弟子规
孝顺 宽容 华严 爱情 布施 自杀 回报 烧香 拜佛 抄经 托梦 祈福 诵经 祭祀 牌位 投胎 药师佛 同性恋 净空法师 印光大师